前川ひな 記憶的藝術

 ©前川ひな

©前川ひな

腦是我們身體的記憶庫,我們把每分每秒發生的都記在腦中,並且分為短期記憶和長期記憶。有時候,我們都很想讓人腦變成電腦,可以將不同的檔案分類,再自行選擇儲存或是刪除。記憶除了是一門學問,還是一項藝術。

日本年輕藝術家前川ひな (Hina Maekawa) 一直以記憶藝術 (Ars Memoriae) 作為創作的靈感。這種藝術研究就好似在腦裡分拆開不同的房間,然後用符號和圖像置入其中作一種特別的記憶。

 ©前川ひな

©前川ひな

關於這項特別的藝術研究,我們跟前川ひな做了一個簡單的訪談。

PR:Project RAW      前川:前川ひな

PR:對於你來說什麼是RAW?

前川: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。我首先想像是一個原始無辜的力量。

我們所有人的腦海中都有激烈或幼稚的點,粗糙的東西似乎刺激了我們的潛意識。

它就像裂紋鏡子中的一幅圖像。我們隱約知道鏡子反射的圖像,但由於表面上有許多類似蜘蛛網的創傷,因此很難看到。我猜想生物有能力讓人們注意或意識到創傷的存在,並幫助他們認識超出這些裂縫的反射圖像。

 ©前川ひな

©前川ひな

PR:你為什麼開始創作

前川:最初,我是那種喜歡觀察自己周圍事物的孩子,比如我朋友的習慣。我擅長繪畫,對我認為美麗的東西非常坦誠。這是追求我最大激情的一種非常自然的方式,因此我在當代藝術圈裡已經活躍了近7年。

PR:甚麼能夠觸動到你的創作靈感

前川:當我正在繪畫時,許多想法瞬間出現。然而,我想我從大自然中獲得不少靈感,同時透過世界每日新聞,以及自己對神話、民俗學、精神病理學、詩歌等的研究得到。此外,我認為我的許多興趣都是基於我的童年經歷,如民間傳說、芭蕾舞和母女關係。

PR:小時候我的志願是什麼?

前川:我真的很想成為一個藝術家或小說家。自從我6到7歲的時候,我已經確定了最適合自己的想法,儘管我沒有對任何人說過。
 ©前川ひな

©前川ひな

PR:那一個作品是屬於你的RAW?

前川:當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,我總是用墨水和水彩畫來畫日式卡通。同時,我開始研究解剖學,因為它是繪製漫畫的必要部分。我會說這些是我最RAW的作品。

PR:如果你不是藝術家,你覺得你會做些什麼?

前川:真的很難想像。我會希望好像張良(漢朝的開國功臣)或劉邦這麼聰明。我總是想通過不同的媒介來表達自己的才華,但不是直接的,比如繪畫,或者劉邦這個比喻。
 ©前川ひな

©前川ひな

PR:關於記憶的藝術,可否讓大家多了解一下。

前川:我的作品是基於Frances Yates和Mary Carruthers關於記憶藝術(Ars Memoriae)的研究。
The Method of Loci是歐洲14至15世紀發展的著名的回憶藝術之一,這種方法今天也被稱為心靈宮殿。這種技術的使用者在頭部繪製了一個真實或虛構的房屋,城市或宮殿,其中包含一百個房間和方形圖案,用於在其中放置符號和圖像,部分位於地面上,部分位於四面牆上。
聖經中的圖標,希臘神話或卡巴拉等經常出現在推薦的圖像中(拉丁文:想像)在一本書中,以指導讀者在當代的記憶藝術中,這些也是我作品中的典型元素。
在了解記憶藝術之前,我習慣用房間佈局的圖像來記憶文學內容,就好像我已經知道這種方法一樣,這段經歷讓我著迷。
 記憶藝術是在記憶中將標籤放在書上的「鏈」(拉丁語:catena)和「標記」(拉丁語:notae)的想法。然而,我認為只有「標記」浮動和「鏈」消失或者它們是在現代社會中自動生成的,
 ©前川ひな

©前川ひな

PR:我知道你正在籌備最新的個人展覽,可否透露一些消息。

前川:我的最新個人展覽剛剛開始,主題是《DOUBLE DWELLER》,在東京的MASATAKA CONTEMPORARY展出近20件的新作品,展覽期將會到6月30日。大家可以在網上查看更多的訊息。
http://www.masataka-contemporary.com/en/double-dweller/

 

c4f768ce-s.jpg

前川ひな   Hina Maekawa

年輕日本藝術家,生於日本千葉縣,2014年於東京藝術大學設計系畢業,2016年修畢美術系碩士課程,目前正在同校就讀美術系博士課程。曾於2013年入選WONDER SEEDS,2015年入選Next Art Award及2016年Shell Art Award。現正於東京Masataka Contemporary 畫廊舉行第二次個人展覽《Double Dwerller》。

http://www.hinamaekawa.com/

圖片經授權使用
Image used with permis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