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甜點學:食色,性也,巴貝特之宴 Babette's Feast (1987)

電影甜點學:食色,性也,巴貝特之宴 Babette's Feast (1987)

  Babette's Feast (1987)

Babette's Feast (1987)

食色,性也,巴貝特的恩典。

故事開始於十九世紀的丹麥。數十年來,牧師和兩個女兒,以及一群過著清教徒生活般的居民,他們一直虔誠的追隨信仰,集會歌頌聖詩,念經禱告,堅信必須拒絕一切世俗的情感,日子僅以清水魚干配以面糊果腹;對於情愛的追求,兩位女兒都一一止住,直到牧師過世,兩姊妹繼續料理居民的日常生活,轉眼已是白髮班駁的獨身老人。然而一名來自巴黎,名叫巴貝特的女子,因逃離戰爭的迫害,冥冥中闖入了這個清貧的村莊,被已到遲暮之年的兩姊妹收留,微微攪動著眾人的生活。在這個看似神的修行之地上,他們視肉體感官的享樂為踏上天國聖潔之路的障礙,也視平凡得枯燥的修道生活甘之如飴,日漸刻板的信仰與神聖的音樂並沒有為信徒之間帶來和諧,更多的詩歌聖頌、安息日團契帶來的是猜忌與隔閡,他們不了解,也未曾想像這般生活以外的可能,直到巴貝特出現。

 

巴貝特對這裡粗糙的食物沒有怨言,默默打理家務,如此十二年過去。忽然的,一天遠在巴黎的朋友告知她中了彩票,如天降幸運般的一萬法郎,巴貝特為報答收留之恩,決定來為整村居民準備一頓法國晚餐。就這樣,各種對信徒來說光怪陸離的頂級食材從船運到了小村莊,也翻拌起各人內心的小旋渦,寢食不安的眾人生怕這種饕餮的行為會使自己遠離天國的召喚,卻也難以負了巴貝特的好意,最後商議好無論如何也不給予評論,將舌頭留來讚美上主,而不是沉溺於口舌的誘惑。

 關於口慾的原罪,在十五世紀荷蘭畫家Hieronymus Bosch的作品《人間失樂園》中也可看到宗教的思想裡對於口舌享樂的描繪。Hieronymus Bosch (1480-1505), “ 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 ” in details.

關於口慾的原罪,在十五世紀荷蘭畫家Hieronymus Bosch的作品《人間失樂園》中也可看到宗教的思想裡對於口舌享樂的描繪。Hieronymus Bosch (1480-1505), “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” in details.

來到這頓盛宴的場口,信徒們坐在長桌兩旁,一道又一道菜餚令他們驚嘆不已,大家卻極力地壓抑著,互相打量對方的表情,在道道溫熱的美味佳餚下,按捺不住的眾人開始在巴貝特烹調的食物底下溶化:有人輕呼著「哈利路亞」,有人懺悔著過去。如此的祝福,在純白皎潔的燭光中,伴隨信徒們的聖歌進行,巴貝特帶來這份承載美味的恩典,像天上的光如何照亮地上的人們,他們步出屋子走到黑夜,手拉著手在井口旁輕輕吟唱。那一刻,真實的神性接近永恆,它解開了虔誠與慾望不須相互制衡的必要,人的信仰應要重視物質與精神的享樂,苦行只是人的選擇,取之如甘露地去享受生活的樂趣,也是。在享樂面前,就承認生命一切本來的美好,只有把它們納入生活,超於塵世的追求才會沿路有光明的指引。

  Babette's Feast (1987)

Babette's Feast (1987)

像巴貝特一樣,她便是這樣了解自然的平衡,臣服於生命本質,這位原本是當年巴黎享負盛名的廚子,花光了彩票的獎金,即她物質上的僅有,來為所有人帶來這次如同開悟信仰的晚宴,用物質超越物質的享受,城市與遠離俗世之地在巴貝特和信徒們身上恰好地連結,或許生命裡的各個面向,最好都能體驗一番;她知曉在巴黎時的一切奢華美麗,在身無分文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回歸生活的純粹,正如她自己最後說道:「藝術家從來不會貧窮。這是因為藝術家能夠發現上帝的創造之美。」

  Babette's Feast (1987)

Babette's Feast (1987)

巴貝特了解生活的甜,就如一頓晚飯需要甜點來為它掛上句號。飯桌上最後出現一個帶有螺旋紋的蛋糕,是巴貝特在廚房裡一手從模中扣出來的美味,名字叫咕咕霍夫(Gugelhupf),源於德語,意思就是將糕點做成球的形狀。咕咕霍夫帶有麵包般的質感,在亞爾薩斯地區,當地人會把它當成吐司塗上奶油享用,而在它的發源地維也納,蛋糕體使用的卻是磅蛋糕,由此可見麵包的確是促成蛋糕出現的主因之一。咕咕霍夫的變形還有巴巴蘭姆酒蛋糕(Baba au Rhum)跟薩瓦蘭蛋糕(Savarin)兩種,一般會將蛋糕浸泡在糖漿裡食用,在造型跟糖漿液上也有各自的改良。而在巴貝特的詮釋裡,則用翻糖揉成的玫瑰花瓣在頂上裝飾,沿邊堆了些蜜餞的水果,再在中空的位置注入糖漿,淋上少許蘭姆酒,最後放上用奶油裱好的粉色玫瑰花,一份好吃到會令人呼叫上天的甜點就這樣完成。

  Babette's Feast (1987)

Babette's Feast (1987)


IMG_7236.jpg

作者介紹

Bella Tam 貝拉說

寫字的人,英語文學學士畢業,全職嗜甜與觀映愛好者,深信靈魂不滅,偶而養花。

分身是居於澳門的攝影人一名。

黃勤帶  一百零八的悲愴(下)

黃勤帶 一百零八的悲愴(下)

黃勤帶 一百零八的悲愴(上)

黃勤帶 一百零八的悲愴(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