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chael Wolf 潮流的休止符

‘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 - Paris Street View’, 2007

‘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 - Paris Street View’, 2007

日前還在初閱他參與攝影部分的著作《老爹媽思廚》,然後卻於4月25日下午收到令人錯愕的訊息,他離開了。這位德國籍駐港藝術家,作品多如繁星,但最為人熟悉的,都是關於香港這座大城市那令人窒息的建築群-《Architecture of Density》;甚至他那拍攝的觀點與角度,已成為近年大眾所模仿,令人乍眼一看都覺膩的潮流。但他確確實實成為了一個攝影潮流的始祖。Michael Wolf (1954-2019),願你的新旅程順風。

2017111010020002_5630_zoom.jpg
'Architecture of Density #91", Hong Kong 2006, 40 x 52" Edition 9 of 9 (Blue Lotus Gallery)

'Architecture of Density #91", Hong Kong 2006, 40 x 52" Edition 9 of 9 (Blue Lotus Gallery)


於三月到訪Art Central,經過Flowers Gallery的展示區,看見一幅幅日出作品,不是甚麼驚世巨作,卻又令人駐足觀賞。好奇之下,走近看看出自誰的手筆,Michael的名字又出現眼前。他總是在拍攝香港,總是把香港日常呈現。

WhatsApp+Image+2019-04-26+at+1.49.10+PM.jpg
cc+sunrise+book+cover.jpg

《Cheung Chau Sunrises》(長洲日出) 遺憾地成為了Michael最後發布的作品,昨晚聽Blue Lotus Gallery的Sarah Greene分享,《Cheung Chau Sunrises》剛好諷刺地緣於Micheal的居所-長洲的東堤,一個曾經充滿自殺故事的詭異地點,他想以同地點的日出,表達那其希望與絕望的對比。另一位認識Micheal多年的朋友亦說道:「看著這本書的封面,總覺得很傷感,那些雲與陰影,彷彿反映著Michael內心鮮為人知的沉鬱……」

Michael一生充滿戲劇性,一個能如此看透香港不同暗喻的人,一個永遠擅長捕捉看似日常步調但卻又震撼人心的畫面;就以獲得2010年World Press Photo生活組別一等獎的《Tokyo Compression》為例,他一直拍一直拍,拍下了東京人日復日的「沙甸魚」擠電車狀態,除了作品為他得到更大回響、更多認同,亦成為了一眾攝影人茶餘飯後、津津樂道的話題:「聽說東京那邊因為這輯照片要起訴他啊!」,「為什麼?」,「不能在公眾地方明目張膽的『偷拍』喇!」,Michael多年來的一舉一動都是話題之作,結果最後他突然退場,亦不免地成為了攝影界的話題……只是這次這個題目實在令人感傷。


Goodbye, our beloved Michael Wolf.
May you rest in peace.